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故事:男医生堕胎无数,却另有企图,留了一具
点击数:

故事:男医生堕胎无数,却另有企图,留了一具残骸在子宫里

启明市最近发生了几件奇闻逸事,都跟仁爱医院有关,说是几年前在这家医院做过流产手术的妇女近几个月相继检查出子宫里还有胎儿的残骸尚未清除干净,事情一出传得大街小巷妇孺老幼皆知,因为这事有些不可思议,稍微有些医学常识的都会知道清宫不干净会血流不止甚至造成大出血,何况还是残骸,都长出骨头的胎儿,那该有多大?有人说这些孕妇的身体好,也有人说无稽之谈,但是不管相信的还是不相信的,每每想到此事,心里面都有些发寒,身体内装着另一具尸体,只要想到这个点上都会不寒而栗。

吴长青面临着上级部门的立卷调查还有患者及其家属的大吵大闹无动于衷,不,他有些兴奋,他攥紧拳头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他是启明市为数不多的男性妇产科医生之一,也是仁爱医院出的这几起事故的责任人,他尚未被停职,因为残骸能在体内停留几年的事情全世界都没发生过,医学界正在研究如何给吴长青这几起医疗事故定性。

吴长青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他才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外面那个嘈杂虚伪,人人都想从身边的小事突获巨大利益的肮脏世界,已经离他远去,他发现了新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大门正徐徐向他展开。

吴长青是一名妇产科医生,这个职业十分排斥男人,但是当年学校开设这个专业时并未强调此事,不仅如此还大力鼓吹男性妇产科医生将是未来的主力军,真他妈的见鬼,不管世界如何开放,女人也不会张开双腿让男人去处理私密处的问题。

但是吴长青信了,他梦想着有一天以精湛的技术成为启明市的妇女之友,他将接生无数的婴孩儿,一直到七老八十,但是现实是残酷的,等待他的是仁爱医院这么一家小型私人医院,从大楼外观到医疗用具都透着浓浓的城乡结合部气息,而他的胸牌也变成流产医生,小医院,就是这么直白。

故事:男医生堕胎无数,却另有企图,留了一具残骸在子宫里

只是吴长青的脸上再也没有笑容,他的眼睛总是透着一股阴郁,到最后,同院的小护士都十分害怕他,大家私下都说他坠了那么多胎,杀了那么多孩子,命早不是自己的了,所以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阴气。

吴长青知道大家在背后怎么议论他,他不在乎,他早想清楚,都是这些该死的女人,不管是为了一时爽快怀上的未婚女子,还是为了要个儿子的已婚女人,她们才罪该万死,她们创造生命又丢弃生命,却让他当了刽子手。

据说刽子手是站在生死门的人,吴长青不停地将活胎从生死门抛下去,但是他至今都不确定生死门是否存在,他想到这些让他当了刽子手的女人,心中有了主意。

清宫不干净会血流不止甚至造成大出血,因为这个胎儿还有生命,即便是剩下的残块也是有生命的,有生命的东西就会引起细菌的滋生,进一步就是感染,如果是彻彻底底的死尸呢?像木乃伊那样的干尸呢?如果干尸能够在子宫里保留下来而不影响母体,那么这时的干尸是不是就像卡在生死门的活死胎,近不得出不得?

吴长青一阵兴奋,并迅速寻找最佳母体,直到一个怀孕五个月的孕妇来仁爱医院引产,在吴长青的小心试探下,孕妇毫不在意地说道,又是一个丫头,刚找到熟人打出来,不要啦,下半年再怀,又是个女儿怎么办?当然打掉啦,总能怀上儿子。

故事:男医生堕胎无数,却另有企图,留了一具残骸在子宫里

吴长青的技术确实精湛,他先用长钳弄死胎儿,又慢慢地将胎儿剥离得只剩一副骨架,胎衣血肉都弄了出来,只剩一副骨架还留在子宫里,五个月的胎儿,拳头大小,他也下得了手,因为他是站在生死门的人。

清宫清得非常干净,只剩一副骨架,然后吴长青给产妇开了大量消炎药,产妇抱着药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但是吴长青知道她住哪儿,偷偷观察过几次,活得十分健康,只是再也没有怀上孩子。

之后又遇见过几次这样类似的产妇,吴长青都按这种方法将胎儿骨架留在产妇体内,直到这次的事情曝光,上面很快有了决定下来,认为是吴长青的技术不过关导致清宫不干净,除了他要负责一定的医疗事故,仁爱医院这种私立医院的责任也是不可推卸的,处罚十分重,吴长青被吊销了行医资格,并且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警车的呼啸声由远及近时,吴长青阴冷的脸上正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穿上白大褂顺着下道朝医院后门走去,插在荷包的手里捏着一柄锋利的手术刀,当初第一个被留下胎儿的产妇没有发生腹痛,她依旧健康,但是听闻消息后她伙同家人也来闹过,佯装腹痛却迟迟不肯去做手术,吴长青知道,生死门就在她身上。

外面的声音离他远去,寂静的绿荫通道上,吴长青行向他的生死门,他是生死门的刽子手,理应回到生死门边。

(故事完)

天天好故事,欢迎关注“人鬼神”,每晚七点,不见不散!


联系电话:010-33277856 电子邮箱:363545231@qq.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和平路665号 京ICP备11022357号-1 技术支持:安顺健康网